設計特色
 

「幸福」是佈滿過程裡俯拾即是的瞬間,它不是什麼里程碑似的天國屏障,越過或抵達之後就可全部得到或免於心靈病痛,完全沒有這種烏托邦。任何東西都需要靠內在力量裡的愛和意志創造出來,沒有內在力量就什麼也沒有。”  ──邱妙津

童年的記憶是美好與踏實的,漸隨成長的稀釋卻越是令人懷念當年那些氣味,輪廓漸趨純然的接近本質。小學下課時在走廊奔跑往操場搶鞦韆時總被急躁的老師尖聲喊住;放學後匆匆返家時總是經過的那一面洗石子牆面;爺爺在院子長板凳上打盹的午後扇子搧呀搧;周末時和小狗一起在陽台玩耍,拿著水管弄得兩人溼答答,赤腳與狗兒踢濺冰涼磁磚上的水花;玩累的午後,趴在房間木地板上就那樣睡著了,醒來時肚子上總是蓋著母親不知何時披上的薄毯;在廚房張望著晚餐,母親洗好的高麗菜就那樣俐落的切半置在白磚馬賽克拼貼的廚房流理台。於是這些畫面的風景就這樣鮮豔且淋漓豐富了靈魂。

當需明瞭與知曉幸福的輪廓,才能夠毅然決然的前往,才能夠看清眼前包裹甜美糖衣的空想。

曉確幸Lighthouse用材質娓娓道來這些故事。白色小屋的Logo醒目的掛在門前,昭告著幸福將聚攏於其簷下;麻布襯底的招牌曉確幸三字躍然而出;植生牆捎來清涼與自然曠味。感官第一層面是回到了原始無加工的材質清洗了麻痺的感知。

入內,櫃台以明鏡構築閃耀的鑽石亮麗登場,女孩童年的夢是公主與王子就此忠貞不渝的承諾,套上了鑽石戒指指尖閃耀星光,那是甜美的夢,那是堅定不移想要的幸福追求,當瑪麗蓮夢露輕柔唱著: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時,她是不是已經看透了情與愛比不上鑽石的永恆與甜美夢想的懷抱呢?

空間縱長且採光明亮,窗外可見西門町新舊交織下故事豐富的建物立面與潮流店面,摩登男女穿梭騎樓走廊,復古地磁磚拼貼靠窗的一長排,單人手肘輕靠亞麻橡木紋桌面的餐桌,攪拌著曉確幸招牌咖啡,凝視奶精與咖啡的緩緩相擁相溶,用指腹沾起掉落桌面的砂糖,凝視著窗外的燦燦天光。柱體低調的覆材洗石子,昏黃壁燈燈光滋滋的洗刷,恍若很久以前的那些午後,恍若很久以前的單純生活,於是恍然大悟那些就是幸福。

人心趨向溫暖的踏實,彷若復古陽台的磁磚拼貼相接的是北歐冰柏木的耐磨地板,木地板因腳步發出的輕叩,溫暖的壁紙與壁布,空間於是有了溫度的擁抱,與友人在此歇腳時品嘗甜點與輕食時,窩靠在一角檢視著單眼裡張張美麗的照片,餐食上桌時輕聲笑鬧著並著刀叉分食,你看見友人笑成一彎的眼與笑語,材質委婉的訴衷故事,而你同時也刻劃著新的故事。

餐廳縱長軸線的尾端是以10公分白色亮釉面磁磚鋪面的潔亮吧台,一長桌靠攏,彷彿好菜上桌一般的戲劇開演,以老意翻新現代風格吊燈意外搭配了復古風情,長桌上群聚好友們笑鬧把玩手機合照與咀嚼美味餐點,暖暖燈光映照,容顏停格似乎將不再蒼老。

長軸一偏一轉角,意外產生一隱密如包廂式的空間,彷彿Lomo攝影的暗角一般,包容了此處的溫暖調性,慵懶的人一向貪戀此處,躺仰在椅上啜飲著橙皮香甜酒咖啡,淘氣的用手揀了顆蜜塔上的草莓,優雅懶散的度過午茶時光。

曉確幸Lighthouse復古卻不踰越,溫柔微笑勾起你心底醇厚的記憶,彷彿過期的銀鹽底片,微微失焦與粗粒質地紀錄了你當時年輕的容顏,新舊寫意的交織以材質訴說了故事。

為了找出生活中個人的「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之後,喝到冰冰的啤酒之類的時候,會一個人閉上眼睛忍不住嘀咕到:「嗯,對了,就是這個,」那樣的興奮感慨,再怎麼說就是所謂「小確幸」的真正妙味了。而且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村上春樹《尋找漩渦貓的方法》

此處彷彿女孩無意間打翻的寶盒,滾出了一顆歷久彌新的閃耀鑽石,那是女孩的夢境與幻想,隨著成長對於幸福最初的定義失焦卻越是純粹與重大。歡迎在陽光斜淌肆意漫溯的午後來到曉確幸Lighthouse,揀起你閃耀的遺珠置在指間,品嘗醇厚咖啡及抓住幸福的閃閃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