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特色
     

物質慾流的擾攘在台北西門町漩成一迷惘強烈的渦流,在這紛擾的城市中,讓人開始渴望一座屬於自己的孤島,其上安寧與恰若其分的物質充足,毋再有化學或是工業之斧鑿矯飾,而一道天明時純淨無染的光直射嵌進人疲憊的靈魂核心。那約莫是太初神所承諾予人最初完整的樣子,人對於自然對於空間最原始的感受,而光給予靜謐與光明。而潛藏在台北西門町中的Sunrise成為了一孤離的光亮島國。

入門一進,深色雕刻木皮的櫃體躍然出現,而彷彿山巒般的起伏曲線削弱了量體給予的沉重,使空間軟性的隨人起伏呼吸。人造大理石廚房流理台櫃體清淨與潔白並在下方嵌入了滾筒式洗衣機,一旁配置了鍛造黑鐵櫃低調調和空間中的木作自然氛圍,敏銳精準拿捏了單人居住的機能需求。

客廳一狹長空間,乾淨簡單的配置一小吧檯,活動式的沙發床能供三五好友聚會時的使用。早起為自己做一份簡單的早餐,佐以台北城的黎明天光;入夜,身心疲憊的在沐浴後慵懶地開了一瓶紅酒安靜獨享,化身單人Lounge Bar;在友人的到訪時卻又能夠一字排開讓你在這小廚房小試身手,端出一道道佳餚滿足。

天花間折線的跳層藏匿了曖曖光芒,宛如晴空下浮雲掩蔽了豔陽,乍洩的天光婉轉,與木地板的輝映自然樸實,宛如一南方小島,仰躺在沙發上寧靜的享有個人時光,時空霎時跳空一般,懶散的擺脫了公事,隨意的赤腳蜷伏在柔軟抱枕,寫意抽空翻閱置放已久不及閱讀的雜誌書籍,雲影一般的曖曖之光徘徊,沉穩的擁抱你以寧靜。

二進一轉,是如一清泉般冷冽的大膽開放盥洗空間,以活動式透亮平光玻璃門片與不袗構作為隔間乾溼分離,能夠伸展四肢舒適仰躺的純白人造石浴缸,透亮冰涼的沐浴似一儀式洗去白日在外的塵囂繁瑣,噴砂玻璃的地板似冰晶打磨的水晶宮城,巧妙的活動式玻璃門片劃分乾與濕的機能區隔。為保有部分隱私,馬桶的遮蔽區隔也以活動式的雕刻木皮門片運用,為內與外與隱私的個人套房重新大膽靈活了界限。而畫龍點睛的在櫃邊夾層設置紅色LED燈光光源投影,彷彿地裂間乍現紅光生猛的滾滾岩漿,為冷靜的空間中妝點了生命力活躍。沐浴在溫暖水中彷彿重回母體羊水中的換氣,肉體的疲倦與靈的窠臼折磨再度重新審視與革新,起身擦拭腳趾與踏墊纖維間水氣的吸納,於是身心靈整裝回到了光之下,城市之中。

Sunrise見證了光與水與木的交織寫樂,探求了人生活工作之餘的本質,歌詠了人生與大地斷離了烏煙瘴氣的城市生活脈絡,宛如一孤獨離島堅實人心對於生活品質與心靈的追求。黑夜到來,而日升起,Sunrise是一黎明的綻現,靜謐注入了人的靈魂,那或許是接近太初時神的恩賜,於是新的一日起始,我們將再度有力量離開離島的孤靜,繼續在這座城市中追求自我實現。